一雨成秋

人生第一篇正经剑三相关,跟风写梗
这对可萌了,出世入世够我玩一年!设定如图,空间看到的,有bug还请多多包容……

一年初秋,他拜在长歌门下,青衣翩然,一支桃花簪将长发梳起,读尽儒家经典。那些仁理道义,自小便在他心里根深蒂固。
他一心求仕,欲为国划策,尽长歌弟子的本分。
数载已过,他行走江湖结实了许多好友。可他一位挚友,常与他同行,却满脑子消极思想。
万花是一个单修离经易道,医术高明。自称悬壶济世实则放浪不羁,总爱流连那些风月之地,美其名曰风雅。他同大多数万花弟子一样,不求仕途。
长歌知道他有爱美之心,每当半夜回住所后,万花都会在屋前的石头上吹一首曲子。那时候他一般是醉的,也许站都站不稳,握住笛子的手也在颤...


其实我只适合写小甜饼的,所以放心食用,很短。

“乐天,你不冷吗?”元微之搓搓自己冻僵了的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
“不太冷,”白乐天含含糊糊地回答,顺手给他塞过去几个包子,“不吃以后可别喊肚子疼。”
这条长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撑伞步履匆匆,就白乐天挽着元微之两人出门忘带伞。不过乐天是要吃遍整条街的人,大概真是吃饱了就不冷了吧。
后来开始下雪了,起初还很小,后来竟是纷纷扬扬地落了,落在白乐天眉间。
元微之见之一怔,赶紧用手拭去那几撮小雪,倒像是描摹那人的眉目了。
很多年后白居易还记得这个细节,大概是每至有风雪的夜晚,总能忆起元微之。
白居易也总拿元稹打趣:“你不冷吗?可别冻着了,我给你暖暖。”
元稹大概会白他一眼,说我...

梦微之
一把好刀。

兜兜转转,入坑才一年
一年里卖了很多安利,真正吃下去的好像也没几个
我喜欢九州
这一年也看了魔道和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剑三同人,玩了很长时间的游戏,可终究还是想回到这来
也尝试过爬墙,比如战国,可是失败了
还是用回了一年之前的ID,那时候我喜欢阿苏勒,映像中也有他的样子,从一个孩子,变成一个英气俊朗的小伙,然后他南征北战,终是鬓发斑白
现在我还是喜欢阿苏勒,还有李凌心和西门也静。
李凌心给我的感觉啊,他虽然是年纪小,却又很重情义。
西门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可就是喜欢她。
脑子里有些小片段,比如阿苏勒一个人站在雪地里,撑了把伞,回头有羽然和姬野带他一起过年吃饭(如果九州有春节或者南淮能下雪)
还有西门和项空月站在一...

忽略错字!

如题,今天我要讲的是暴力组的故事,非原创,主角是我俩发小,想想就想怼死他们。没错就是我那俩发小,真心想不出咋形容了,大家也挺眼熟我了废话就少说些
我是一个喵姐,没有金发大波浪的吃土喵姐。发小一是一个狗逼天策,天天在马上嚯嚯嚯嚯的那种,然后他的马经常没草吃感觉他没有马的时候头上的须须都耷下来了,一个PVP狂魔,天天「杀!」然后就系统提示「您的好友为什么是纯阳我不服的月亮在洛阳被残忍地杀害了」……「杀!」……系统提示「您的好友狗逼小唐门襄襄在洛阳被残忍地杀害了」……「sh……」「您的好友须须耷下来的军爷被隐元麻麻关到了大唐监狱」
可喜可贺可喜可贺!
被他杀掉的俩人都入了恶人谷,然后成为了亲友。...

救命加个滤镜
废片率100%
等我套色套准了再圈太太【烟
有授权

【薛晓】末路

  

  人设源于墨香,人物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  

  架空设定不喜误入,私设,bug,错别字多如山

  

  晓星尘第一次遇见薛洋的时候,是一个下大雪的夜晚,那时候他眼未盲,隐居山上,恰巧策马归家时遇见了他。

  

  那时候薛洋只穿着薄薄的衣裳,晕倒在路边,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看来是昏迷不久。

  

  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抱着他,快马上山回到住所。山上更冷些,他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,用棉被盖得严严实实的,晓星尘委实不是会照顾人的料子。仔细想想自己在山上住了也有三年多了,越想越出神。

  

  后来薛洋醒的时候一开始是蒙的,后来晓星尘同他解释之后才明...

封刀,吃藕
略略略

题文无关
雷。浩气尘与恶人野

“当年一别至今五载,没想到你我会刀剑相向。”吕归尘握紧手中苍云古齿剑轻声对面前的姬野说。
姬野着红黑外袍,竟是大笑起来。笑了半晌,吕归尘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你没变。”他本想收剑回鞘,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,言语攻击。
“我不明白你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哈哈哈哈哈。你太蠢了吕归尘。不想伤害别人却自己被害得最惨。你不是要保护所有人么!到最后只有自身难保。”
“姬野。我做的事我自有分寸,轮不到你来指点。”他顿了顿还是收起了剑,“我们站在敌对阵营,劝你好自为之。”吕归尘说这话时满满的敌意,含着半分劝阻半分凄凉。
“吕归尘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他说,“我在恶人谷里,学会了长脑子。”
“妈的智障...

无视错字

闭关期间,蓝曦臣为心魔所困,夜夜不得安眠。
在修炼无法进阶时,心魔是一大坎。蓝曦臣一向压制,满足心魔是鬼道修法。可是蓝曦臣现在发现也许不是心魔的原因。尽管蓝家家教甚严,弟子还是无法做到无欲无求。
蓝曦臣就一直这样闭关着,日益消瘦,心魔无法压制。
更无法满足。
他感受不到怨念,感受不到金光瑶的存在。他原以为他会有方法救他出来,或让他堕入轮回。但他似乎是想错了。
一错再错。
后来他出关,连出差错,心不在焉。
又过了很久,他渐渐从往事里恢复了,成了以前那个泽芜君,温文尔雅,如同溪水滋养荒芜。
再后来,娶妻生子,寿终正寝。

蓝曦臣等待着生命的轮回。
修道之人,本看穿生死。
他听过一句佛法。
人生有八苦。生老病死。爱别...

1 / 2

一雨成秋

李若虚,表字怀玉。
欢迎勾搭。

© 一雨成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